制作工序

浏览量:

选料:西晋傅玄作《笔赋》云:“简修豪之奇兔,选真皮之上翰”。毛笔第一个制作工序即为选料,各类兽毛按雌雄、老幼、季节、长短、粗细、曲直、强弱等分门别类,以作配比。选料之精细程度将直接影响毛笔的性状。

 

理毛:传统毛笔制作原料主要有:野兔毛(兔毫)、黄鼠狼尾毛(狼毫)、山羊毛(羊毫)等,依猎取或屠宰方式不同,理毛方法分别为:刷灰起毛、浸润拔取、丝碎平根等。整理好的毛料用清水拢作小団状方便脱脂。

 

脱脂:动物毛类表面富含油脂、滑不受墨,故以碱性物质如草木灰、石灰水泥巴等浸泡脱脂。又油腻多寡各有不同,狼尾油重,羊毛次之,兔毫最轻,浸泡时间应各有长短。

 

退绒:古人称有锋芒之兽毛为“豪”,颖弱状为“毳(cui)”,实为发育不完全之毛,细软有卷,入冬后作御寒之用,此即为“绒”。绒多则起伏制笔軆(ti)松弛,故用铁齿梳理去除绒毛。

 

齐作:“管城伯”有四德“尖、齐、圆、健”。以拇指侧压毛片锋端于牛骨板拉出,对齐毛尖,均匀渐次排列,重复至毛尽而整理成薄片状,谓之“齐”。无齐不得力,笔之要也。

 

轧毛:有宋以来,“散卓法”大兴,延古至今,笔分两軆,一“柱”一“披”。柱料曰“表毛”或曰“芯毛”,为毛笔书写最主要部分。取“豪刀”上“折子”轧取等长芯毛备用。

 

剔杂:豪自天肇(zhao),万不同一,当有曲扁残杂,欲锋直体宝,毫光精放,唯拾弱扶强,去无存菁(菁)。逮以人力,张目举手。屏气凝神,齐心力辨识,集巧手而剔杂,一管素豪,遍地孚毛,苦油灯影影,只眼昏昏。但得佳制,宝之!宝之!

 

备料:古论笔之制:“杰者居前,毳者局后,强者为刃,要者为辅,参之以苘(qing)…”。可知笔有主、幅之别,亦如骨肉不离,凡苘麻、羊须、猪鬃等等,皆为辅料,以盈笔柱,其用或宝軆(ti)或蓄墨或强腰。长短粗细,量裁混梳,事先备制。

 

掌桌:夫掌桌者,作坊之魂魄也。明清已有之,专事各类毛料配伍。需通旧制,识毫性,知笔理,善谋划,非敏悟变达之才而不能为。元代方回赠笔诗称:“文房四宝拟四贤,最不易者管城伯,乍可微钝勿太尖,又恐过肥宁少瘠”,形象描述出掌作之难,真可谓“虎扑霜毫点帷幄,锺王颜米且看刀”。

 

梳称:掌桌配制好的每组材料谓之“称”。因毛类长短、粗细、软硬、功用等各不相同,当代制笔工艺需混梳均匀。其法颇繁琐,梳理整齐后,整体拍扁拉长,重叠折回再次梳理,如此往复四五次,直至均匀为止,此工序即为梳称。

 

捲芯:贾思淼《齐民要术》中记制笔方:“……皆用梳掌痛排整齐,毫锋端本各作扁极……然后合扁卷令极圆”。描述的是卷芯工艺。当代工艺亦有相同,在梳称完成后,取等份笔柱,头尾梳理拍扁,卷做圆柱状,利在笔头具心力。

 

披毫:“披柱法”生产工艺把毛笔头分成两部分,中间为“笔柱”,外围叫“披毛”。披毛的制作过程和笔柱基本相同,但披毛大多为单一原料制成。选料标准以细腻光滑为上,用小刀摊薄覆盖笔柱,其主要作用是增加蓄墨和完善笔体。

 

上灰:毛笔头在水盆中完成后,含水率很高,需要去除水分,常见方法为草木灰吸干。赣(gan)笔工艺多取充分燃烧后的稻草秆,用手搓碎置于细网过筛,放入方木匣中,以平整木板轻压,并保持适当松软,将笔尖朝上置于纸面吸干。

 

装杆:毛笔雅号“管城子”与笔杆干系甚重,自古有竹木牙角配制,更有金玉麟管之装。旧装笔杆,皆用松香,盖取修便利,今多用工业胶水,不易脱毛,各具利弊。

 

修笔:韦诞《笔经》曰:“制笔之法……束之以管,固以漆液,濢以海藻……”。海藻为植物胶,形似鹿角,以水炖烊。濡润笔毛,以修整光圆固定笔形。

 

刻字:东汉即有“白马作、史虎作”笔杆铭刻,至明清演化为品名镌刻,表字号、功能、材料、规格等用,分单、双刀刻法,盖现笔工书法之趣,至此笔成。